• 11岁男孩赌气出走:要让家人付出代价 后悔一辈子 2018-11-22
  • 王子文晒自拍腹肌瞩目 坚持瑜伽数月显健康美感 2018-11-22
  • 李宝善社长会见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一行 2018-11-21
  • 也就想想吧!好象谁无视你得在乎你足球玩的好不好似的。 2018-11-21
  •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8-11-21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8-11-20
  • 跷二郎腿诱发心脑血管疾病?心脑血管高危因素有哪些 2018-11-20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8-11-20
  •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8-11-19


  • 看啦又看小说网(贵州十一选五 www.lfk9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    七十五不能招惹

        释小山、端木铁、金满楼、上官瑶瑶、武风云,五人一道缓缓看向阡陌与凉人,然后,收摊儿,慢慢向他们走过去。(贵州十一选五 www.lfk9.com)

        阡陌大笑道:“哟,看来火气很大??!想找咱们算帐呢?!?br />
        凉人也笑道:“不知是先找我还是你呢?”

        释小山五人缓了缓脚步,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释小山道:“先杀了那脸上有苍蝇叮着也不会拍的吧,他生得那么强差人意,看着就恶心?!?br />
        武风云道:“老大,他那不是苍蝇,是黑痣……就先杀了他吧,我也感觉他长得挺恶心的,早死早投胎?!?br />
        金满楼大叫道:“不行,一定要先干掉那阔口怪物,他说要打断我的腿,先杀了阔口怪,论模样,他比苍蝇怪更恶心?!?br />
        上官瑶瑶不同意,道:“苍蝇怪要抢我当小妾,比打断你双腿更恶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打断双腿,还要跪着帮他赚钱,这是多么惨无人道之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难道,我当小妾了,就不惨么?”

        端木铁道:“别争了,不如投票决定,先干掉那个,再争下去,他们就得逃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岂有此理?”阡陌与凉人气得浑身发抖,两人脸色铁青,释小山五竟然在争论着要宰了他们那个在先,那个在后,仿佛他们就像是对方养的牛羊一般,随意宰割。

        释小山突然一挥手,大喝道:“别争了,一起杀,苍蝇怪是我的,阔口怪是你们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!”

        “杀!”

        五人立刻扑了过去,兵分两路,一踏地面,高高跃起,释小山一剑斩向凉人,上官瑶瑶四人也跃起,刀剑劈向阡陌。

        “找死!”

        南洲城与天恩城的学子们大喝道,他们是一个团队的人,小阴山城的学子胆敢向他们任何一个人动手,就是挑战他们整体,挑战他们的团队的威严。

        他们!可是高高在上的五大名城学子,他们来自于高贵的仙人族与道门,任何人都不能挑战他们的权威!

        但是!

        对于小阴山城的释小山等人来说,身份与权贵这些东西,和狗屎差不多,在他们眼里,就没有不敢打杀的人,他们热血少年,不知道什么叫君子报仇,三年未晚,对于侮辱,他们就是马上要对方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!

        释小山一剑斩落下,枷飞咆哮,凉人手中宝剑也迎击而上,只听到“铛”的一声响,凉人手上一轻,宝剑已脱手而飞,他感觉掌中的虎口裂开,疼痛难耐,更让他心胆俱裂的是,释小山的剑锋不减,还朝他身上劈下。

        凉人大惊,头皮发麻,心道:“他这是想要杀我么?防御神符!”

        眼看着剑将劈至凉人身上,突然凉人身上荡发出一层金光,一股无可匹敌的伟力轰然挡住了剑锋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天恩城的学子攻击已到,他们的实力表现得很均衡,都是一龙之力前来进攻,解救凉人。

        释小山两条百米枷飞出,灵瀑中领悟的招式绵绵不绝,挡下所有进攻,他在保全实力,同时也感觉到,对方也根本没有用尽全力。

        另一边,上官瑶瑶四人武技铺天盖地而出,端木铁三人挡住南洲城四人,金满楼则状如疯魔,单打阡陌,不要命似的一连窜抢攻,打得阡陌连连倒退。

        “阔口怪,别逃??!过来,我让你来打断双腿,跪着帮你赚钱!过来??!”

        金满楼一招紧过一招,完全与阡陌硬拼,短短的瞬时间,他们身上都挂着伤,但是阡陌伤得仿佛更重些,他没有金满楼身上那种疯魔般的战意,一受伤便也激发防御神符,防护己身。

        “住手!”

        突然一声大喝道,几名主事人飞身而来,浩瀚的先天伟力轰隆压下,打斗的双方便如身陷泥漂,全身难以动弹。

        主事人道:“都不准动手,再动手,便取消比武资格,立刻遣返下圣峰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名主事问道:“小阴山城团队,你们刚才还好好的,将买卖做到了山顶之上,为何突然向南洲城与天恩团队出手?”

        金满楼笑道:“没事没事,我们见在场所有人当中,就这苍蝇怪与阔口怪长得最恶心,想劝他们下圣峰之顶,免得亵渎这神圣之地,谁知道他们不肯,所有就动手想扔他们下去?!?br />
        主事骂道:“胡扯!”

        上官瑶瑶躬身为礼,将原因说明,一脸可怜楚楚的小模样,甚是惹人怜爱。

        主事人警告道:“此事到此为止,要想战的话,一会儿便开始团队赛,让你们打个饱?!?br />
        端木铁笑道:“还打什么???一交手他们便激发神符,哎,小山,一会将战斗神符,防御神符通通分发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主事人道:“胡闹,所有比武中,禁止使用任何神符与法器,一经使用,马上判为认输,还有,你们的兵器在上场之前,也需经检查,方能使用?!?br />
        释小山朝凉人笑了笑,做了个拇指伸起来,然后朝下点的动作,语气阴森道:“一会不准用神符,你最好问别人多借些疗伤神符,赛后要用?!?br />
        凉人森然一笑道:“你别以为刚才出其不意占点上风,就能在我面前大言不惭,两龙之力,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嚣张?!?br />
        释小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看样子你还有不少底牌??!好极了,正愁一招打败你没意思呢,好好表现哟?!?br />
        金满楼笑咪咪地看一眼阡陌,道:“阔口怪,人家天恩城的苍蝇怪有底牌,你有吗?别忘了早点准备好,因为咱们已盯上你了,你这一顿揍,是挨定了的,多准备些疗伤神符,没有的话,我这里可以出售?!?br />
        阡陌脸上虽然还嚣张十足,但是眼睛里已经有了许多凝重,他感觉到,这个来自于名不经传的小阴山城之团队,似乎并不好惹。

        若小阴山城学生在比赛中不死不休与他们为敌,那么对于后期的争霸,可是影响极大的。

        释小山等人在五大名城扎堆之地占了一块岩石,大家都没有了做买卖的心情,在为战斗而准备,他们低声讨论刚才那短短一瞬间的交手,试探出对方的一些实力。

        表面上,除了释小山表现出两龙之力外,金满楼等人都隐藏了战力,压制在一龙之力之间,他们都试出,对方同样压制了实力,根本没有爆发真正的实力。

        释小山从不担忧,他突破了八龙之力,是这里面隐藏最深的一条大鳄,除非是先天境高手出手,否则,这团体与个人两个冠军,就是他的囊中之物,他不惧怕任何人的挑战。

    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又有几支团队了圣峰之顶,很意外,就连仙水石的团队也上来了,尽管他们甚是狼狈不堪,满身都是伤,但张墨五人总算爬了上来。

        另外,还有一个城池的学子也算有些熟悉,他们便是仙石城的学子——他们有三人来自于仙石城附近的道门,只有两人是很纯粹的学子,他们尽管天资不错,又在仙石灵瀑中淬炼过,但是实力还是无法与其他大城的假学子们媲美。仙石城学子中实力最高者,才接近一龙之力,与武风云接近。

        见到释小山,张墨犹豫了一下,上前打招呼:“你的箭矢又做好了一批,并且,有一些炼器铺店里有三柄天外陨铁打造的好弓,他们托我带来,你看一下是否合意?”

        释小山道:“都有些什么弓,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都挑了最好的,分别有轻,中,重三柄不同类型的弓,价格不等,都是上等好弓,只是价格有些偏高?!?br />
        张墨递上纳戒,里面有一堆箭矢,与三柄弓。三柄都是黝黑的弓,连弓弦也是黝黑的,释小山拿出其中最大的重型弓,只感觉入手一沉,此弓沉重不下百万斤,若拉开弓弦,只怕需千万斤之力。

        “好弓!”释小山叹道,逐用一支箭矢拉开弓弦,箭头向着凉人等人的方向移去。

        顿时天恩城学子有种炸毛的寒气涌上心间,连声喝道:“你要干嘛?别乱来??!”

        释小山笑道:“我试试这弓箭,你们怕个甚么?”

        然后再将箭矢移过,对准阡陌等人,阡陌等人有心故作无视,扮淡定。但是,总感觉有一丝不安。

        片刻后,阡陌忍不住,骂道:“小胖子,你要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阔口怪,我劝你们赶快离开那块最高的岩石?!笔托∩骄娴?。

        阡陌怒道:“凭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释小山道:“这弓太耗力了,我现在手酸胳膊麻,已控制不住要脱手了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我数三下,你们还不离开,死在箭下别怪我,一、二、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靠,你这疯子?!?br />
        阡陌五人气得直想骂娘,连忙逃离那块高高的岩石,他们这脚跟刚离开,释小山的箭矢便轰隆地射在岩石上,强悍的箭力如导弹,将整块大岩石炸成碎片,溅射向四方。

        阡陌五人被溅射飞来的石片弄得狼狈不堪,灰头土脸地逃命,回头望去,他们原来端坐着的最高大岩石已经消失了,被炸成了一个大坑。

        “若是刚才慢走一步的话?不知道疗伤神符还能不能愉快的将一个碎了的人救回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阡陌等人冷汗直流,望向释小山等人方向,心里大骂道:疯子,这是一群根本就不能惹的疯子。
  • 11岁男孩赌气出走:要让家人付出代价 后悔一辈子 2018-11-22
  • 王子文晒自拍腹肌瞩目 坚持瑜伽数月显健康美感 2018-11-22
  • 李宝善社长会见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一行 2018-11-21
  • 也就想想吧!好象谁无视你得在乎你足球玩的好不好似的。 2018-11-21
  •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8-11-21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8-11-20
  • 跷二郎腿诱发心脑血管疾病?心脑血管高危因素有哪些 2018-11-20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8-11-20
  •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8-11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