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1岁男孩赌气出走:要让家人付出代价 后悔一辈子 2018-11-22
  • 王子文晒自拍腹肌瞩目 坚持瑜伽数月显健康美感 2018-11-22
  • 李宝善社长会见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一行 2018-11-21
  • 也就想想吧!好象谁无视你得在乎你足球玩的好不好似的。 2018-11-21
  •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8-11-21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8-11-20
  • 跷二郎腿诱发心脑血管疾病?心脑血管高危因素有哪些 2018-11-20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8-11-20
  •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8-11-19


  • 看啦又看小说网(贵州十一选五 www.lfk9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    第649章:金绳

        ♂

        这一路走来,那六人中,已先后死去了六人。(M.www.lfk9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        其中被领头的女人称呼为“老四”的粗犷男子死在了距离古城偏远的沙地中,之前我跟梦雅在来古城的途中,于沙凹中发现了那两个形似双胞胎男子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现如今,在这古城内,我又发现了这个老者吊死在了树上。

        如此算来的话,那六人中,现如今只剩下领头的女人以及那个看上去儒雅的男子还活着。

        我紧了紧心神,整个人都显失措。

        稍以滞定,我转目看向梦雅,说道:“梦雅,昨晚我来这里的时候,都没见有人吊死,怎么这一大早的,树上就吊死了个人?”

        昨晚我因为寻找百合以及入口,将古城上下寻找了好几遍,期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        我清晰的记得,我在这一颗树下也转悠过几次,当时树上可没有人上吊。

        可谁曾想,我与梦雅不过是在城楼上休息了些时间,再次折转的时候,这树上竟然就吊死了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梦雅一脸凝重,沉声道:“这人应该是被诅咒死的!”

        我愣住,心下苦郁无比,还真应验了我这之前的猜测,这古城内要是发生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,都能以“诅咒”来解释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梦雅认为这是古城诅咒所致,可我却不这么想。

        这老者不会平白无故地吊死在这里,要么就是自杀,要么就是人为,这是我最直观的感想。

        迟疑稍许,我又将目光凝定在了那老者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我发现他的死装很安详,总觉得那里怪怪的。

        “梦雅,我们把他给放心来!”

        我朝梦雅看了看,这般说道。

        梦雅稍顿了下,也没反对我什么,接着与我一道,将这老者从树上弄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我将勒住老者脖子的绳子取了下来,因为绳子金灿灿的,我免不了多看了几眼。

        这一看,我不由自主地惊愕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梦雅!”

        我骇然出声:“这绳子竟然是纯金打造的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我掂量了下整个绳子的重量,果真是沉重无比。

        梦雅从我的手中将金绳接过去看了看,面色显得很凝重。

        “的确是金子打造的!”

        好半响后,梦雅极为笃定地说道。

        闻言,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心想着这也真够奢侈的,上个吊都用金绳。

        惊愕片刻,我长吁了口气,继而朝着老者的尸体打量了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看,但见老者浑身上下都显干净不已。

        他一脸的安详,身上除了脖子上的一条勒痕外,便再无其他伤势。

        “梦雅,你看脖子上的勒痕!”

        静默半响,我兀地出声道。

        梦雅愣了愣,连忙朝着老者的脖子看去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我抿了抿嘴,说:“你看他脖子上的勒痕,并无错落,极为的整齐!”
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梦雅蹙了蹙眉,似乎有些听不懂我在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我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这意味着,他在死的时候并无挣扎,如若不然的话,他脖子上的勒痕不该这么整齐如一才是!”

        经由我这般一解释,梦雅顿时明白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小四,你的意思是,这人不是自己上吊的?”

  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极有可能!”

        梦雅一诧:“可如果他不是自杀的,那便是他杀,谁会杀了他,然后又把他吊在这大树上面?那凶手这样做,目的是为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我被梦雅一连窜的问题,问得不知所措。

        好半响后,我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这里也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我与梦雅将这老者尸体就近安葬了,也好让其入土为安。

        此时,我拿着那一根金绳,若有所思着。

        见我这般模样,梦雅连说道:“小四,你可不要打这金绳的主意,我看这金绳即可又能便是这古城之物,说不定”

        话至此处,梦雅戛然而止,没有继续再说下去。

        我兀地一愣,不解地看着梦雅,继而追问说道:“说不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梦雅稍顿了下,这才与我说道:“说不定这人就是因为拿了这金绳想要离开古城,所以方才会死于非命的!”

        我苦苦笑了笑,心想着梦雅这里怎么说也是个天字门人,怎么会对这古城是受了诅咒的如此深信不疑?

        若是依着我以往的脾气,早就反驳梦雅了,毕竟她的身上可还带着从古城带出去的定星盘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如梦雅所说,这古城内的东西,全都不能带走的话,那么她身上的定星盘又该作何解释?

        好在的是,我这里也不想梦雅难堪,所以才没有提及此事。

        迟定稍许,我晃了晃手中的金绳,望着梦雅道:“那你说这根金绳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梦雅想了想,回应我说:“还能怎么办,当然放在古城中了!”

        我低眼瞅了瞅金绳,不得不说,这一根金绳做工精细,触手的感觉丝滑又冰凉,还真有种让人爱不释手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见我如此模样,梦雅连地靠到我跟前,继而从我手中将那一根金绳夺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活的话,那就将这金绳据为己有!”

        梦雅略显气郁地说道,转而拿着那一根金绳走远了。

        看其模样,似乎是打算找个地儿将那金绳给放好。

        我愣在原地,内心久久无法平息,倒不是因为金绳的事情,而是这老者的死亡。

        适才梦雅就在我身旁,我倒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。

        现在梦雅离开了,我的眉头倏地凝沉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老者既然是死在古城,那说明在此之前,那一伙人应该已经抵达古城了!而他为何会离奇地死在这里?还有,那领头的女子跟那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又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我心下这般思量着,可想来想去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唯有将消失不见的人,全都归结在他们都下到了古城地下的陵墓中。

  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那入口究竟在什么地方,百合他们是否真的如梦雅所言,在地底下面?”

        我思绪纷繁,心神都显失措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好些时候,我方才看见的梦雅走回来。

        她一脸慎重地看着我,煞有其事地说道:“陈小四,我可警告你,以后看到古城中的东西,你可以眼红,但绝不可以带走,知道不知道?”

        被梦雅这一通耳提面命,我满心无奈,暗想着这小妮子还真是对古城的诅咒之说念念不忘。
  • 11岁男孩赌气出走:要让家人付出代价 后悔一辈子 2018-11-22
  • 王子文晒自拍腹肌瞩目 坚持瑜伽数月显健康美感 2018-11-22
  • 李宝善社长会见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一行 2018-11-21
  • 也就想想吧!好象谁无视你得在乎你足球玩的好不好似的。 2018-11-21
  •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8-11-21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8-11-20
  • 跷二郎腿诱发心脑血管疾病?心脑血管高危因素有哪些 2018-11-20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8-11-20
  •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8-11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