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1岁男孩赌气出走:要让家人付出代价 后悔一辈子 2018-11-22
  • 王子文晒自拍腹肌瞩目 坚持瑜伽数月显健康美感 2018-11-22
  • 李宝善社长会见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一行 2018-11-21
  • 也就想想吧!好象谁无视你得在乎你足球玩的好不好似的。 2018-11-21
  •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8-11-21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8-11-20
  • 跷二郎腿诱发心脑血管疾病?心脑血管高危因素有哪些 2018-11-20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8-11-20
  •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8-11-19


  • 看啦又看小说网(贵州十一选五 www.lfk9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    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初见

        时已近午时,午门之外。(贵州十一选五 www.lfk9.com)

        但见一名穿着青袍的官员,穿戴整齐正跪在宫阙之下的青砖上。

        这名官员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上疏的大理寺评事雒于仁,他今日上了《酒色财气四箴疏》指责当今天子好酒好色好财好气后,自知必死于是就跪在午门前。

        此疏比海瑞的《治安疏》更甚,海瑞的治安疏委婉批评天子在位不作为,而雒于仁更好,从政治攻击从而转到对皇帝的人参公鸡。

        奏章里主要说了三点,每日喝得酩酊大醉,不思上朝,是为好酒。

        让张鲸四处敛财,是为好财。

        偏宠郑妃,使储位未立,是为好色。

        奏章直指天子在位三件过失,这奏章一上后,雒于仁知道天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,于是就在午门外等候发落。

        不少官员聚集在旁,议论纷纷,甚是同情惋惜。

        雒于仁此举实与自杀无异,但张鲸不除,与东宫不立,天子不朝已是成了百官心底对天子的不满,今日一下子集中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而乾清宫的暖阁里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听着申时行这一句‘锋锐’之言。

        在林延潮的印象中,申时行很少会道出这样打破局势的言语,这样的话道出后,等于不给自己留退路了,这不是申时行一贯的所为。

        但是呢,时局到了这个地步,倒张鲸的大势已是铺成,也是到了要将所有筹码都丢上去的时候了,今日张鲸不倒,申时行将来面对的局势一定比今日张鲸所处的,更险恶十倍。

        暖阁里,气氛凝固至极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已到了午牌时分,奉命来传午膳的太监,正要入殿,却给站在天子身旁的陈矩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此刻张鲸眼底噙满了泪水,他带着尖锐的哭音道:“皇上啊,皇上,奴才不知哪里得罪了申先生,申先生要如此致奴才于死地,奴才冤枉啊,奴才冤枉??!”

        天子见了这一幕,也是有些意外然后道:“先生说你,你就听着?!?br />
        申时行道:“启禀皇上,臣并非胡言,去年河间府大灾,陛下下旨从内承运库拨了一万两银子,户部拨三万石米用于当地官员赈灾,此乃陛下的恩典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点点头,从内库里拨出银子就是他的私房钱,他当然记得。这时候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司礼监太监张诚突然道:“此事不是地方官员禀告灾情已是平稳了吗?何必饿死逾万之说,是不是申先生搞错了?”

        申时行却道:“事实并非如此,而是河间知府隐瞒朝廷,将赈灾款项私吞,然后再上报赈灾银米已是下发给百姓?!?br />
        张鲸满头是汗道:“启禀皇上此事,奴才实在不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也为张鲸开脱道:“张鲸是朕的家奴,就算平日有些过错,但也绝不敢吞没赈灾银米?!?br />
        张鲸垂泪道:“皇上明鉴!”

        申时行道:“臣启陛下,此事确实张鲸确不知情,但是在朝廷赈灾银下拨后的一个月,河间知府沈重后来用一万五千年行贿张鲸,为他的同乡,在宫里的当差的太监陈增,谋求苏州织造一职!”

        “张鲸虽没有贪墨了赈灾银,却收了河间知府沈重一万五千两银子,其后河间灾民饿死无数,来人到京乞讨,臣方察觉此事,然后着人调查,并呈刑部?!?br />
        申时行说到这里,点到即止。

        张鲸偷看天子脸色,天子已是闭上了眼睛,张诚,田义二人都是连忙上前道:“陛下息怒,陛下息怒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摆了摆手,深吸了一口气问道:“河间的那个知府如何处置?”

        申时行没有答,因为他这几日没有在阁办公,一旁张诚从奏章堆里找了一阵,然后向天子禀道:“刑部拟的是夺职!”

        天子看也不看张诚递来的奏章道:“着刑部拟大辟!”

        听到天子的话,张鲸已是冷汗一身。

        “臣谨遵圣旨?!闭懦匣刭鞯?。

        然后天子看向张鲸然后道:“你看你自己当如何处置?”

        张鲸哭着道:“奴才唯有一死而已?;噬系牧?,奴才这辈子报答不尽,下辈子再谋报答,皇上臣不能再侍奉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延潮冷眼旁观,张鲸也是很聪明,若是论当堂理论,一百个张鲸,也不是申时行,林延潮这样天下百万读书人里脱颖而出翘楚的对手。他一旦申辩只有死路一条。所以他依持的只有一招,就是将所有罪名自己统统认下,这样子他反而死不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天子知道,张鲸是替自己背了黑锅,只要这些罪名没有半点损于天子名声,那么张鲸反而不会有大事。

        被张鲸这么一说,林延潮看见天子脸上的怒气明显消了一半。

        天子向申时行问道:“依先生之见,如何处置这奴才?”

        申时行与天子君臣多年,还不知皇帝的意思,还是不愿意办张鲸嘛。所以把皮球踢给申时行,让他给皇帝找台阶下。

        申时行可以顶皇帝,甚至拿辞职要挟,但不能一而再再而三,如此就是失了分寸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林延潮朝跪在地上的孙隆,悄悄拿脚踢了他的靴子。

        孙隆本是跪伏在地,被林延潮这一踢身子一颤,当即道:“启禀陛下,奴才这里有张鲸罪状禀上!”

        天子看向孙隆,龙目一厉道:“为何方才不说?”

        孙隆咬牙道:“奴才惧怕张鲸,方才不敢说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神色一寒道:“道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隆当下道:“其实张鲸知道河间知府沈重贪墨赈灾银来向他行贿之事,他还与沈重说反正赈灾银也是皇上从内库给的,为此皇帝还命内承运库停了修园子的钱,咱们作为奴才的,怎么能看皇上遮风受雨的,这园子咱家还是要给皇上修起来,这也是你们这些文臣对于皇上的孝敬之心,至于灾民有户部的粮食就够了,银子又不能吃,拿了也没用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隆说了此事后,又举了其他几件事,件件都是张鲸在外收钱,然后却打着皇帝的旗号。

        还有什么比心腹背叛更要命的一击呢?

        此事一出,林延潮心底明白,这一刻张鲸算是凉凉了。

        “将张鲸带下去!”天子终于下了旨。

        孙隆不由额上冒汗,露出满脸惊骇之色。林延潮知道孙隆的心思,他是想如果张鲸这都不倒,自己就惨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林延潮却是没有这个担心,同样看去申时行,许国,王锡爵三人也是笃定。

        两名内侍从外上前要拉张鲸,但见张鲸却突然道了一句:“咱家自己会走!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但见张鲸重新向天子磕了三个头,然后正色道:“咱家拜别皇上!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看见天子的眼角微微一跳,随即又合上眼睛。最后张鲸站起身,看也不看申时行,林延潮一眼,大步走了下去,最后他还是给自己留了颜面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许国奏道:“启禀陛下,张鲸之事之所以引起轩然大波,在于陛下不朝百官,以至于内外隔绝,也在于东宫未立,故而人心惶惶,此二事恳请陛下鉴之?!?br />
        王锡爵也是奏道:“臣附议!”

        天子摆了摆手道:“此事朕已经知道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时候申时行道:“陛下,此二事不决,如雒于仁这样的上疏恐怕还会有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道:“小臣放肆,以正为邪,以邪为正,以后要烦请先生多替朕主张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再次厚着脸皮提让申时行回阁之事。

        申时行道:“臣等因鉴前人覆辙,一切朝政之事,上则禀皇上之独断,下则付外廷之公论,所以不敢擅自主张?!?br />
        众所周知,这前人指的是张居正。

        天子想了想道:“朕就是心,先生等人就是股肱,心非股肱安能运动?朕既委任先生处置国事,有何畏避?先生们还是要替朕主张,任劳任怨,不要推诿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这么说,即是退让了。

        申时行当即跪下叩头道:“蒙皇上以股肱腹心优待臣等,犬马犹知报主,况臣等受皇上高厚之恩,敢不尽心图报?任劳任怨四字,臣当书之座右,朝夕服膺?!?br />
        申时行开口了,王锡爵也是如此谢之,当下天子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这个局面算是皆大欢喜,内阁罢工的事解决了,同时天子也是答允更多的放权给内阁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由衷佩服,换了常人没有申时行这样棉中有实的脾气,要么早就和皇帝吵了起来,大家一拍两散,要么就是被皇帝欺负得死死的。

        申时行答允天子要求重回内阁后第一句话就是:“臣启皇上,册立东宫,系宗社大计。伏望皇上早赐裁定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延潮看天子的表情也是很精彩,碰到申时行这水磨功夫,皇帝也是没有办法啊。

        天子想了半天,才道:“朕知道了。但是皇后没有嫡子,长幼自有定序,郑妃亦再三陈请,请朕立皇元子,恐外面大臣有疑??墒请拮钜幌?,长子犹弱,朕欲待其健壮使出就外,方才放心?!?br />
        申时行又道:“皇上圣明,皇长子年已八岁,蒙养豫教。正在今日,宜令出阁读书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延潮知道这又回到老套路了,大臣请天子,册立东宫。天子说不行,不行,皇后还没生,等皇后生了再说。

        大臣再请册立东宫,天子说不行,不行,皇太子年纪太少。

        大臣说皇元子都八岁了,不小了,就算不册立为太子,也该让他出阁读书了。

        众所周知,皇子出阁读书,必定要选定翰林为老师,由詹事府负责,等于说从此以后皇子也是有班底了,那时候天子要改立太子,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詹事府里的太子老师。

        那时候改立太子,成本就太大了。

        天子不是傻瓜,这件事早议论好几次了,当即天子道:“人资性不同,或生而知之,或学而知之,或困而知之也。要生来自然聪明,安能一一教训?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心底吐糟,皇帝太不要脸了,还把孔圣人的话搬出来,原话孔子说,生而知之者,上也;学而知之者,次也;困而学之,又其次也;困而不学,民斯为下矣。

        然后说朕的皇长子生来聪明,就是生而知之,不需要教就能自学成才。你敢否认这一点,你敢说朕的儿子不聪明吗?你的意思是说朕的儿子蠢如猪,非要你们大臣教才行吗?

        天子这点小手段,哪里在申时行眼底,申时行随手化解道:“回禀陛下,人的资禀赋于天,学问成于人,皇元子虽有睿哲之资,但从古至今未有不教而能有成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正所谓少成若天性,习惯如自然,皇元子须及时豫教,乃能成德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闻言当场跪了,最后只能耍无赖道:“朕已知之,先生们回去罢,传旨下去,各赐每位先生酒饭一桌,烧割一分?!?br />
        最后天子看了林延潮一眼。林延潮也知道天子对自己倒张鲸的事上,有些不满意,所以别说什么赏赐了。

        三位宰相,以及林延潮只能称谢,然后离开乾清宫。

        去时与来时已是不同,林延潮落在后头,三位宰相在前而行。

        待离了宫门,三位宰相方才说话,许国道:“元辅,雒于仁还跪在午门之外,欲向天子求一死?!?br />
        申时行沉吟道:“雒于仁引了天子大怒,我等急切也保不得啊。再说是他自己要跪在午门的,只有让皇上下旨赦他无罪,但这无罪又坐实了有罪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王锡爵道:“此人不救,言官恐怕又要起风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几人说说聊聊,林延潮谨慎地跟在后头,众大佬们说话,他现在距离插嘴还是少了一点资格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就听到脚步声。林延潮转过头看见一名太监急匆匆地从宫门处奔来,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司礼监太监陈矩。

        但见陈矩上气不接下气,仍是向申时行三人行礼然后道:“皇上请三位阁老留步,并移驾毓德宫?!?br />
        三名宰相对视一眼,不知道天子此举什么意思,难道天子是要对张鲸宣判,还是要重处雒于仁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微微迟疑,陈矩对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林侍郎也一起来吧!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这才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这毓德宫是西六宫之一,距离李太后的慈宁宫,以及乾清宫都很近,天子有时候晚上会在这里就寝。

        于是三名内阁大学士跟着陈矩带路来到毓德宫。

        但见此刻毓德宫的左右站了不知多少的宫女,嬷嬷,以及小太监。

        这一幕微微有些奇怪,林延潮心想难道还有嫔妃在内吗?

        申时行三人在宫前等了一会,然后司礼监太监田义出了宫门道:“皇上请三位阁老,以及林侍郎入殿西室?!?br />
        三名内阁大学士及林延潮一并进入毓德宫,来到宫里西室时,但见天子正坐在御塌上,御塌的右侧,站着一位七八岁的男孩,天子伸着手牵着这名男孩的手。

        这名男孩穿着宽大的襟袍,身子有些瘦弱,见到他们几个生人,神色有些扭捏,隐隐往后避去。

        一名乳母,正半搂着一名三岁左右的孩童,对方却是不怕生人,大大方方用眼珠子盯着申时行,林延潮三人。

        到了这一刻,申时行,王锡爵不可抑制的身子颤抖,跪下来先对着皇帝身边的男孩行以叩拜大礼。

        然后又对皇三子行礼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也感到了申时行心底那等难以言语的情绪,那等激动莫名的感觉,并随之行礼。

        御塌上的天子笑着道:“朕召长哥来见几位卿家,可喜否?”

        申时行眼中有泪,颤声道:“臣等得见皇元子睿容,便如睹景星庆云,真是不胜之喜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闻言点了点头,此刻他帝王之气尽去,也没有方才在殿上那等戒备,盘算,现在的他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父亲。

        他牵着皇元子的手,让他站在自己身前,然后一一介绍道:“常洛,这位是申先生,许先生,王先生,他们都是父皇的股肱之臣,国家社稷的栋梁?!?br />
        申时行三人一一见礼重新道:“臣申时行(许国,王锡爵)叩见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元子一一轻声答道:“见过申先生(许先生,王先生)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又看向三名大学士身后的林延潮,林延潮垂下头,天子温和笑着道:“这位林侍郎,就是父皇当年点的三元及第那位,本朝的文宗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的语气很平静,但又有一些不同,到底什么不同,实在难以言喻,林延潮抬头看去时,但见皇元子看自己的目光一亮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也是露出的笑容,虽说你的母妃见识是短了一些,但身为皇子你将来的可能还是有很多的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当即见礼道:“臣林延潮叩见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元子轻轻地点点头道:“见过林侍郎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元子说完少了几分方才畏惧的样子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。天子看着皇元子的神情微微点头,脸上露出了父亲那等的慈爱之色。

        然后天子又对一旁乳母搂着的皇子道:“皇三子还年幼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时候申时行道:“皇长子龙资龙目,岐嶷非凡。仰见皇上昌后之仁,此齐天之福?!?br />
        天子满是欣然地笑了笑,然后道:“此乃祖宗德泽,圣母皇太后的恩庇,朕何敢当?”

        申时行当下重新拜道:“启禀陛下,皇长子春秋渐长,正当读书进学时!”

        申时行说完后,但见天子脸上神色一僵,寺里的气氛再次凝固起来。
  • 11岁男孩赌气出走:要让家人付出代价 后悔一辈子 2018-11-22
  • 王子文晒自拍腹肌瞩目 坚持瑜伽数月显健康美感 2018-11-22
  • 李宝善社长会见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一行 2018-11-21
  • 也就想想吧!好象谁无视你得在乎你足球玩的好不好似的。 2018-11-21
  •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8-11-21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8-11-20
  • 跷二郎腿诱发心脑血管疾病?心脑血管高危因素有哪些 2018-11-20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8-11-20
  •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8-11-19